伊丽莎白鼠的老婆

这里吉吉(●°u°●)​ 」

【狮鼠】Sunshine-2

=白鼠=
被动作毫无温柔可言的手下们扔到了一个昏暗幽闭的房间里,滚烫的身体毫无防备地接触到冰冷的地面。我浑身一颤,后背汗毛直竖。我艰难地坐起身,调整好没那么难受的姿势。
疼。我全身上下感官麻木,浑浑噩噩地只能感受到火烧火燎的疼。我剧烈地咳嗽起来,头昏沉得可怕。
没有药,过个12小时我就得死。我对自己的医术颇有自信,但现在也只能这样无力地判断。
“老二来了!”恍惚中,我听到有人这么说着——
一只手抚上我的脸,接着狠狠地扯起了我的头发。
“伊丽莎白鼠?”他的声音上扬,似在轻笑。
我用尽力气睁开眼,看到的只是一片金黄。
那个人眯着眼细细打量着我,嘴角勾起:
“我是这里的老二,我叫狮子。”
关我屁事。我内心抗拒着扯着嘴角想要反驳,但我什么都说不出口。
狮子放下了我的头发,我的头不受控制地重重垂下。他绕到我的背后。
我静静等待着来自身后的击打或是重踢——我受的多了——然而却什么都没有。
咔哒一声,拴住我双手和双脚的铁链锁开了。
我心里微微震惊,取代的是一丝恐惧与不屑——
呵,要劝降了吧。
他看出了我四肢因长期被锁着导致的酸软无力,温柔地把我抱起。
“没事。”他目视前方,似安慰又似鼓励,“我带你去治疗。”
我再也扛不住脑袋的沉痛欲裂,眼前一黑,昏死过去。
闭上眼睛前,我似乎看见他低下头微微一笑——
“很快就能好起来的。”

【狮鼠】Sunshine-1

=狮子=
“狮子啊……”他晃动着红酒杯,“这次的任务,干的不错。”
“谢老大夸奖。”我微笑着,轻抿了一口红酒。老大的红酒还是那么纯。
“鉴于你这次表现的不错,老二的位置就由你来接手吧。”老大不疾不徐地说着,脸上不起一丝波澜。
老二是老大的亲生弟弟,相当于老大的二把手。可老二却在一次打黑行动中死去了。为此老大还伤心了不久。老二的位子空了不是一天两天了,而老大却似乎一点也不着急,还沉浸在痛苦中无法自拔。但现在,老大却突然提出这事,这让我有点措手不及。
更何况,他是让我来接手这个位置。
“老大……”我震惊着,极力控制不让自己显示出担忧的神情,“我……?”
“我决定的事情,不会改变。”老大没有正面回答,只是笃定的说了,“明天我就对兄弟们宣布这件事情。”
“……好。”老大说出口的事情,不能改变。事到如今,还有什么办法呢。
老大给自己的酒杯满上了酒,却没有再满上我的。老大的话说完了。
“老大,我先走了。”我微微点头,站起身走向房门。我抓起门把手,却又像不放心似的回头:
“我会加把劲的。”
从房间里走出来,我重重地叹了口气。
老二的位子,不知多少人垂涎欲滴——
那些人的实力,也不比我差。
我真的能做好吗……
……
老大在众兄弟面前宣布后,我亲眼看见局长的脸绿了。
我也不是不知道,局长想这个位子快想疯了。
我轻叹,闭上了眼。想起来,局长还是老大接回来的。
局长本是个孤儿,被老大带回来,便视如己出悉心教养。也正因为如此,局长对老大的感激是我无法想象的。
而老二的位置,是和老大最亲密的位置。
局长和我也仅限于点头之交,虽然他做过我的手下,但彼此的来往也不是很密切。很难保证他不会因此记恨我。
老大曾说,他欣赏局长眼里的狠劲儿。
而局长,正用我从未见过的狠劲儿死死盯着我。
“……希望大家能把狮子当成老二,像当初一样拥护他、帮助他。”
“谢老大。”我赶紧接上,“我会好好待弟兄们的。”
“这就好。”
老大欣慰的点了点头,便走出了大堂。弟兄们也散了。
我垂下头正想走,却看见局长定定的站在原来的位置。我心正发着毛,局长却开口了:
“A房那有一个昨天任务时抓来的,据说是个人才。”他语气平淡,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,“劝降吗?”
我稍稍放下了心。暂时没什么危险。
“我去看看。”